当前位置:主页 > 股票新闻 > 正文

WeWork董事长否认前CEO诺伊曼离职获10亿美元

02-13 股票新闻

  “有关他(亚当·诺依曼)拿着超过10亿美元离开公司的说法,完全是错误的。”WeWork公司董事长马塞洛·克劳尔(Marcelo Claure)否认了WeWork前CEO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离职时获10亿美元赔偿金的说法。

  2月10日,克劳尔对外媒表示,“目前软银集团正在进行一项招标,从WeWork现有的员工和股东手中手中收购股票,亚当·诺伊曼将有权与股东一起参与,”克劳尔在谈到诺伊曼时表示。“他是公司的大股东,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,当我们从其他股东手中竞标购买股票时,他将拥有和其他股东一样的机会出售手中持有的股票。”同时,克劳尔补充表示,“我们不知道诺伊曼打算卖多少股票,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猜测他可能会带走多少,但他没有带走10亿美元。”

  克劳尔表示,两人“很少”交谈,但诺伊曼会致电表达他对公司的看法。“我认为他对公司从高增长向更有纪律性、更负责任、领导更成熟的企业转型感到非常兴奋。”

  2019年10月22日,大股东软银集团与WeWork达成了协议,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重要融资。这其中包括50亿美元新融资以及软银向现有股东发出高达3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。

  同时,诺伊曼辞去公司董事会的职务并放弃投票权。作为交换,软银将购买诺伊曼手中9.7亿美元的WeWork股票,并向其支付1.85亿美元的咨询费,同时还提供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。也就是说,软银用16.85亿美元让诺伊曼对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失去了控制权。

  在WeWork遭遇了上市失败之后,软银集团发起了救援计划,注入大约100亿美元的资金,收购更多股份、提供一些运营资金。

  尽管获得了大股东软银集团的财务资助,但WeWork还未脱离财务困境。近几个月,WeWork一直在通过裁减人员、出售非核心业务来削减降低成本和筹集资金。2019年上半年,WeWork亏损9亿美元。

  克劳尔在10日时还表示,WeWork的目标是在2021年实现盈利,到2022年获得积极现金流。该公司希望能够在2024年时获得1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。

  2月2日,WeWork母公司计划任命加拿大资管公司Brookfield前高管桑迪普·马斯拉尼(Sandeep Mathrani) 为新任首席执行官,接任WeWork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·甘宁厄姆(Sebastian Gunningham)和阿蒂·明森(Artie Minson) 两个人的职务。马斯拉尼将于2月18日正式上任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jf096.com/a/gupiaozixun/2020/0213/30822.html